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
/
/
刚入职护士弄错婴儿性别,DNA鉴定还真相!

刚入职护士弄错婴儿性别,DNA鉴定还真相!

【概要描述】 11月21日,来自于毕节的产妇徐红,在贵阳市五眼桥附近的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产下了一名婴儿,因为医院护士的一时疏忽,这个婴儿的性别从最初的“男婴”,在7多个小时后“变成”了女婴,双方因此出现了争执。   5天后,记者从医院方面获悉,现在双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通过DNA亲子鉴定,为了证实孩子有没有搞错,24日份双方已联合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男婴换成女婴”的发生情况进行了第三方司法鉴定。“的确是双方共同前往委托鉴定工作,目前正在等待鉴定结果。”小孩爸爸刘先生告诉记者。     孩子生下后才7多个小时 胎儿性别竟然变了   11月21日晚上8点左右,23岁的产妇徐红进入了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分娩,22日凌晨54分,孩子顺利出生,“小孩出生后不久,就有一位女护士走了出来,她告诉我们她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孩子爸爸刘先生表示,由于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忙于孩子们的事已经3点多了,当他们带着孩子们来到病房时,由于累得直睡。   第二天早上8点多,护士到病房抱孩子去洗澡,护士就打开来看,发现是女孩,和孩子的手腕带登记的性别不一致,立即上报给护士长。“孩子刚出世就被说成男孩,其间只间隔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抱到洗澡却变成了女孩,这孩子究竟属于我们吗?”孩子的爸爸表示,当时两人都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其中的真相。   护士长发现不对后,立即找当时的医生和护士了解情况。“这天晚上我们医院只有他们家一个孩子出生,不可能出现抱错小孩儿的情况。”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潘凤琴向记者介绍,他们马上把事情说给孩子爸爸听,赔礼道歉,而院方为表达歉意也主动要求免除医疗费,会反对产妇亲属,医院还给出了其他几种解决分歧的方法,产妇亲属却不敢苟同,觉得这个问题不是退不退的问题,小孩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是重点问题,重点在于这个小孩究竟是不是自己亲生?   刚上班一个月的值班护士承认 “是我口头上的失误造成误会”   11月27日,在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内,记者见到了当时的值班护士黄珍珍,她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因为我工作才一个多月,当时遇到了点小情况,一紧张我都没有去看小孩儿的性别,推完药后和其他医护人员聊天时,谈到了一个男娃娃,我就听成了产妇是生的‘男娃娃’。”在医院里,满脸自责表情的黄珍珍说,自己今年7月份才毕业,现在刚到这个医院上班一个月,当时要给产妇徐红因为出现胎盘粘连、出血较多的问题,主治医生让她去推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一紧张没顾上看孩子的性别,就把之前讨论另一产妇第一胎是“男娃娃”,慌张的她就把之前听到的另一孕妇第一胎是“男娃娃”就安在了出生孩子的身上,她在走出产房时碰到守在产房门口的产妇爱人刘坤问起孩子性别,就告诉他生的是“男娃娃”。   在医院里,这家医院负责接生的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邹时玲也拿出了打的分娩记录,上面确实显示分娩的是一名体重3300克,身长50厘米的女婴。“家人向我们反映,孩子出生后,有些记载的性别由‘男’改为“女”,这是怎么回事?”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潘凤琴护士长解释说,在对患儿进行听力筛查后,我院开出转介卡至南明区妇幼保健院进行记录,由于此卡每名儿童仅有1张,护士当时考虑到节省此卡,直接修改了下单子,其实就是纠正了以前不正确性别。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医院出钱给孩子做DNA亲子鉴定   事情发生以后,双方因为孩子是否搞错的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最后不得不报警请求警方来处理。“通过警方的介入调解后,我们家属和医院,双方共同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孩子和母亲做DNA亲子鉴定。”孩子的父亲刘先生说,现在大家都在等待鉴定结果。   在医院提供的协议和司法鉴定委托书中,记者看到,双方达成协议——由医院出资,对孩子的母亲徐红进行亲子鉴定。11月24日签订的司法鉴定委托书显示,双方在“鉴定用途”中写的是“怀疑抱错”,而且约定双方共同取鉴定结果。   南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对此展开调查,目前双方正就新生儿、产妇做亲子鉴定工作,我们正等着这一成果的出炉。“如果这孩子真的是产妇徐红,这件事也没有问题,如果这孩子不属于产妇,那么我们下一步就交给公安部门了,这就是刑事案件。与此同时,卫计委也会根据目前所发生的问题,加大对于医院诊疗行为的监管力度。” (相关文章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  

刚入职护士弄错婴儿性别,DNA鉴定还真相!

【概要描述】



11月21日,来自于毕节的产妇徐红,在贵阳市五眼桥附近的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产下了一名婴儿,因为医院护士的一时疏忽,这个婴儿的性别从最初的“男婴”,在7多个小时后“变成”了女婴,双方因此出现了争执。

 

5天后,记者从医院方面获悉,现在双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通过DNA亲子鉴定,为了证实孩子有没有搞错,24日份双方已联合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男婴换成女婴”的发生情况进行了第三方司法鉴定。“的确是双方共同前往委托鉴定工作,目前正在等待鉴定结果。”小孩爸爸刘先生告诉记者。


 





 




孩子生下后才7多个小时

胎儿性别竟然变了




 


11月21日晚上8点左右,23岁的产妇徐红进入了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分娩,22日凌晨54分,孩子顺利出生,“小孩出生后不久,就有一位女护士走了出来,她告诉我们她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孩子爸爸刘先生表示,由于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忙于孩子们的事已经3点多了,当他们带着孩子们来到病房时,由于累得直睡。

 

第二天早上8点多,护士到病房抱孩子去洗澡,护士就打开来看,发现是女孩,和孩子的手腕带登记的性别不一致,立即上报给护士长。“孩子刚出世就被说成男孩,其间只间隔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抱到洗澡却变成了女孩,这孩子究竟属于我们吗?”孩子的爸爸表示,当时两人都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其中的真相。

 

护士长发现不对后,立即找当时的医生和护士了解情况。“这天晚上我们医院只有他们家一个孩子出生,不可能出现抱错小孩儿的情况。”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潘凤琴向记者介绍,他们马上把事情说给孩子爸爸听,赔礼道歉,而院方为表达歉意也主动要求免除医疗费,会反对产妇亲属,医院还给出了其他几种解决分歧的方法,产妇亲属却不敢苟同,觉得这个问题不是退不退的问题,小孩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是重点问题,重点在于这个小孩究竟是不是自己亲生?


 




刚上班一个月的值班护士承认

“是我口头上的失误造成误会”




 


11月27日,在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内,记者见到了当时的值班护士黄珍珍,她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因为我工作才一个多月,当时遇到了点小情况,一紧张我都没有去看小孩儿的性别,推完药后和其他医护人员聊天时,谈到了一个男娃娃,我就听成了产妇是生的‘男娃娃’。”在医院里,满脸自责表情的黄珍珍说,自己今年7月份才毕业,现在刚到这个医院上班一个月,当时要给产妇徐红因为出现胎盘粘连、出血较多的问题,主治医生让她去推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一紧张没顾上看孩子的性别,就把之前讨论另一产妇第一胎是“男娃娃”,慌张的她就把之前听到的另一孕妇第一胎是“男娃娃”就安在了出生孩子的身上,她在走出产房时碰到守在产房门口的产妇爱人刘坤问起孩子性别,就告诉他生的是“男娃娃”。

 

在医院里,这家医院负责接生的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邹时玲也拿出了打的分娩记录,上面确实显示分娩的是一名体重3300克,身长50厘米的女婴。“家人向我们反映,孩子出生后,有些记载的性别由‘男’改为“女”,这是怎么回事?”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潘凤琴护士长解释说,在对患儿进行听力筛查后,我院开出转介卡至南明区妇幼保健院进行记录,由于此卡每名儿童仅有1张,护士当时考虑到节省此卡,直接修改了下单子,其实就是纠正了以前不正确性别。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医院出钱给孩子做DNA亲子鉴定




 


事情发生以后,双方因为孩子是否搞错的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最后不得不报警请求警方来处理。“通过警方的介入调解后,我们家属和医院,双方共同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孩子和母亲做DNA亲子鉴定。”孩子的父亲刘先生说,现在大家都在等待鉴定结果。

 

在医院提供的协议和司法鉴定委托书中,记者看到,双方达成协议——由医院出资,对孩子的母亲徐红进行亲子鉴定。11月24日签订的司法鉴定委托书显示,双方在“鉴定用途”中写的是“怀疑抱错”,而且约定双方共同取鉴定结果。

 

南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对此展开调查,目前双方正就新生儿、产妇做亲子鉴定工作,我们正等着这一成果的出炉。“如果这孩子真的是产妇徐红,这件事也没有问题,如果这孩子不属于产妇,那么我们下一步就交给公安部门了,这就是刑事案件。与此同时,卫计委也会根据目前所发生的问题,加大对于医院诊疗行为的监管力度。”





(相关文章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








 







  • 分类:行业新闻
  • 发布时间:2022-12-14 10:53
  • 访问量:
详情

11月21日,来自于毕节的产妇徐红,在贵阳市五眼桥附近的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产下了一名婴儿,因为医院护士的一时疏忽,这个婴儿的性别从最初的“男婴”,在7多个小时后“变成”了女婴,双方因此出现了争执。

 

5天后,记者从医院方面获悉,现在双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通过DNA亲子鉴定,为了证实孩子有没有搞错,24日份双方已联合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男婴换成女婴”的发生情况进行了第三方司法鉴定。“的确是双方共同前往委托鉴定工作,目前正在等待鉴定结果。”小孩爸爸刘先生告诉记者。

 

 

孩子生下后才7多个小时

胎儿性别竟然变了

 

11月21日晚上8点左右,23岁的产妇徐红进入了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分娩,22日凌晨54分,孩子顺利出生,“小孩出生后不久,就有一位女护士走了出来,她告诉我们她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孩子爸爸刘先生表示,由于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忙于孩子们的事已经3点多了,当他们带着孩子们来到病房时,由于累得直睡。

 

第二天早上8点多,护士到病房抱孩子去洗澡,护士就打开来看,发现是女孩,和孩子的手腕带登记的性别不一致,立即上报给护士长。“孩子刚出世就被说成男孩,其间只间隔了好几个小时,然后抱到洗澡却变成了女孩,这孩子究竟属于我们吗?”孩子的爸爸表示,当时两人都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其中的真相。

 

护士长发现不对后,立即找当时的医生和护士了解情况。“这天晚上我们医院只有他们家一个孩子出生,不可能出现抱错小孩儿的情况。”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潘凤琴向记者介绍,他们马上把事情说给孩子爸爸听,赔礼道歉,而院方为表达歉意也主动要求免除医疗费,会反对产妇亲属,医院还给出了其他几种解决分歧的方法,产妇亲属却不敢苟同,觉得这个问题不是退不退的问题,小孩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是重点问题,重点在于这个小孩究竟是不是自己亲生?

 

刚上班一个月的值班护士承认

“是我口头上的失误造成误会”

 

11月27日,在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内,记者见到了当时的值班护士黄珍珍,她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因为我工作才一个多月,当时遇到了点小情况,一紧张我都没有去看小孩儿的性别,推完药后和其他医护人员聊天时,谈到了一个男娃娃,我就听成了产妇是生的‘男娃娃’。”在医院里,满脸自责表情的黄珍珍说,自己今年7月份才毕业,现在刚到这个医院上班一个月,当时要给产妇徐红因为出现胎盘粘连、出血较多的问题,主治医生让她去推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一紧张没顾上看孩子的性别,就把之前讨论另一产妇第一胎是“男娃娃”,慌张的她就把之前听到的另一孕妇第一胎是“男娃娃”就安在了出生孩子的身上,她在走出产房时碰到守在产房门口的产妇爱人刘坤问起孩子性别,就告诉他生的是“男娃娃”。

 

在医院里,这家医院负责接生的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邹时玲也拿出了打的分娩记录,上面确实显示分娩的是一名体重3300克,身长50厘米的女婴。“家人向我们反映,孩子出生后,有些记载的性别由‘男’改为“女”,这是怎么回事?”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潘凤琴护士长解释说,在对患儿进行听力筛查后,我院开出转介卡至南明区妇幼保健院进行记录,由于此卡每名儿童仅有1张,护士当时考虑到节省此卡,直接修改了下单子,其实就是纠正了以前不正确性别。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医院出钱给孩子做DNA亲子鉴定

 

事情发生以后,双方因为孩子是否搞错的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最后不得不报警请求警方来处理。“通过警方的介入调解后,我们家属和医院,双方共同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孩子和母亲做DNA亲子鉴定。”孩子的父亲刘先生说,现在大家都在等待鉴定结果。

 

在医院提供的协议和司法鉴定委托书中,记者看到,双方达成协议——由医院出资,对孩子的母亲徐红进行亲子鉴定。11月24日签订的司法鉴定委托书显示,双方在“鉴定用途”中写的是“怀疑抱错”,而且约定双方共同取鉴定结果。

 

南明区卫计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对此展开调查,目前双方正就新生儿、产妇做亲子鉴定工作,我们正等着这一成果的出炉。“如果这孩子真的是产妇徐红,这件事也没有问题,如果这孩子不属于产妇,那么我们下一步就交给公安部门了,这就是刑事案件。与此同时,卫计委也会根据目前所发生的问题,加大对于医院诊疗行为的监管力度。”

(相关文章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资讯

相关产品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512-68560556
监督电话: 0512-68560531
电子信箱: hqtest@hqtest.cn
公司总部:苏州市相城区聚茂街185号活力大厦B座1111  
公司网址:
http://www.huaqiantest.com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关注抖音

关注抖音

Copyright @2022 苏州华谦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0065541号-1     中企动力 南京 本网站已支持IPv6